1977 – 欧洲冠军

如果把1965年赢得足总杯认为是利物浦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个白天,那么毫无疑问, 在1977年第一次赢得欧洲冠军是俱乐部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个夜晚。

1977年5月25日,就如同1965年5月1日一样,是一个将永远铭刻在利物浦球迷心中的重要日子。因为在那个温馨的夜晚,在意大利首都罗马,埃姆林-休斯(Emlyn Hughes)无比自豪地将俱乐部的最高荣誉——欧洲冠军杯(European Cup)高高地举起!

这是13年来俱乐部冲击欧洲冠军的顶峰,同时也开创了英格兰俱乐部统治欧洲赛场的新纪元。之后利物浦又夺得了3次欧洲冠军杯,但第一次夺冠总是最为刻骨铭心的。

罗尼-莫兰(1969-99赛季利物浦主教练)说:“上个周六我们输掉了足总杯(FA Cup)决赛,这不仅让队员感到失望,也让我们所有人都非常失望。我们很清楚周三还要在罗马打一场重量级的比赛,所以我们不得不从失望中抬起头继续努力向前。好在队员们都重新振作了起来,团结一致,所以我们才能在罗马取得那样的成绩。”

大量的利物浦拥趸赶到意大利首都来为红军加油,从英国赶到意大利的红军球迷人数创下了当时跨国看球的球迷人数之最。球迷挥舞着红白色格子旗为球员助威,形成了红白色的海洋,这也在赛前给了红军将士极大的鼓舞。

特里-麦克德莫特(Terry McDermott)(1974-82赛季利物浦球员):“罗马永远不会从我的记忆中褪去。直到我离开人世的那一天,我都会记得当时的情景。当我走进球场的时候,看到的是看台上无数的红白格子旗,此前我从没有见过那样的景象,在那之后也没有再见过。当时球迷制造的氛围让人难以置信。看台上至少有30,0000名利物浦球迷,他们非常醒目。我们大约在赛前一小时进球场热身,当时心里就想‘主啊,为了那些球迷,我们怎么能输?’幸好我们赢得了比赛。”

汤米-史密斯(Tommy Smith)(1960-78赛季利物浦队员):“77年欧洲冠军杯的决赛真正让我感受到了球迷的力量。我们想出去看看罗马体育场(Rome stadium)的情况,竟然发现四分之三的看台都是红色的。那真的难以置信,也让我感到震撼。我们的支持者要比德国人多,我们也感觉到他们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遥远。”

休斯(1967-79赛季利物浦球员兼队长):“赛前入场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天哪,我们又回到了利物浦!’看台上有那么多的利物浦球迷,整片红白色的海洋都在为我们欢呼。球迷的支持让我们都精神振奋,队员都相互鼓励说这场比赛绝对不能输。我们感觉就像是在安菲尔德比赛一样,我可以想象对方球员出场时是什么感受。他们环顾球场后肯定已经泄气了,因为他们无法与如此声势浩大的球迷抗衡。”

在众多鼓舞利物浦球员的旗帜中,最惹眼的无疑是歌颂欧洲最佳全能后卫乔伊-琼斯(Joey Jones)的。上面有关于和圣-埃田(St Etienne)、苏黎世(Zurich)比赛时的标语,现在也被带到了和门兴格拉德巴赫(Moenchengladbach)的决赛中。上面写着——乔伊吃掉了青蛙的腿,淘汰了瑞士人。而现在他的正在咀嚼的是门兴。这条长24英尺宽8英尺的横幅是菲尔-道尼(Phil Downey)和吉米-康明斯(Jimmy Cummings)不断整合而成的,它见证了利物浦在冠军杯一路高歌猛进。

菲尔-道尼(利物浦球迷):“本来上面只写着‘青蛙腿’。‘乔伊让瑞士人滚蛋’是关于此前半决赛的标语。但是我们对于决赛该写什么困惑了好久。然后我的母亲过来给了我答案——把他们组合到一起。于是这条标语就诞生了。”

乔伊-琼斯(1975-78赛季利物浦球员):“在温布利曾经有一两条标语让我发笑,但当我走进罗马奥林匹克球场看到那条标语的时候,我感到振奋了很多。看到那么多利物浦球迷比任何别的事情都更能让我精神振奋。说实话我真没有料到会有那么多球迷来到罗马,他们比德国球迷整整多了三到四倍。其中的一些人为了赶到罗马做了难以想象的努力。”

普鲁士的球队中拥有著名的福格茨(Vogts)、博诺夫(Bonhof)、海尼克斯(Heynckes)、西蒙森(Simonsen)这样的大牌外援,对阵这样的球队将会非常艰难。但是球迷们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让球员们在场上充满信心。麦克德莫特在上半时中段打进一球帮助利物浦取得领先。

汤米-史密斯:“我们并不是大陆球队,但那天我们的打法就像一个大陆球队。特里-麦克德莫特的第一个进球非常漂亮。他和队友做了个精妙的二过一配合后将球从门将身边打入。绝对的精彩绝伦!”

特里-麦克德莫特:“我自己打进的那个进球我记得很清楚,在电视上也看到过很多次。虽然那个球并不是最漂亮的,但绝对是最关键的。考利(Cally)将球传给了海威(Stevie Heighway),他看出我的跑动路线后传了个非常漂亮的直塞球过来。对方门将尼布(Wolfgang Kneib)离我大概有9英尺2并向我扑来。我心想‘对,在他扑到我之前将球射出去。’那个球飞向任何地方都有可能,但幸好它窜入了球门。 ”

当中场哨声响起的时候,球迷们再次挥舞起旗帜为成功的上半时喝彩。更衣室里大家也对上半时的表现表示满意,但皮斯利(Paisley)仍警告队员们不能因自满而放松警惕。然而这些话队员们并没有太留意,下半场仅6分钟就被德国人就将比分搬平。

休斯:“不管你和哪支球队比赛,对方总能在整场比赛中获得几次机会,普鲁士球队也一样。下半场的头五分钟内他们占据了上风,并最终抓住一次机会将比分扳平。”

1977年的欧洲最佳青年球员吉米-凯斯(Jimmy Case)整场比赛都发挥得十分出色,但他却在差点成为利物浦的罪人。他回传门将克莱门斯(Clemence)失误送给了对方前锋阿兰-西蒙森(Allan Simonsen)一个他整场比赛都在寻觅的机会。丹麦射手飞速截下凯斯的球一脚劲射,球越过克莱门斯飞入球门上角。

汤米-史密斯:“他们利用凯斯糟糕的回传扳回一球,但之后我们重新控制了比赛。我们很耐心并注重整体配合。在1比1僵局的时候,我进球了。那是个很普通的进球,我将海威左侧送出的角球顶进了对方球门。那是他为俱乐部效力的第600场比赛,他就像是从火焰中飞起的凤凰一样充满了激情与斗志。”

汤米-史密斯:“他们的赛前准备工作做得不够充分。教练预先就安排我在角球的时候插上但显然他们没有这一准备,所以当时没有人盯防我。按照赛前准备,史蒂夫应该把球开给我然后由我点给基冈(Kevin Keegan)来造成对方禁区内的混乱。但相反,他直接将球传到中路,我迎着球跑过去很舒服地顶到了球,守门员没有作出任何反应。这个球很像网球里的Ace球,或者高尔夫里将球送进洞的那一杆,一切都是那么地完美。”

比赛还剩8分钟的时候,凯文-基冈在稍过中场的地方截下皮球并迅速带球向前,这是他为利物浦所打的最后一场比赛。福格茨一路追着他直到禁区12码处,当基冈准备起脚射门的时候将他放倒。这是个毋庸质疑的点球,裁判毫不犹豫地指向了点球点。菲尔-尼尔将球罚进帮助利物浦稳稳地将这座历史上最重要的奖杯揽入怀中。

菲尔-尼尔(1974-85赛季利物浦球员)说:“比赛最终要由我来划上句号,走向点球点的那段路又长又让人不安。那是凯文-基冈的告别赛。整场比赛他牵着福格茨到处跑,最终福格茨还是败下阵来,他将基冈放倒送给我们一个点球。我到点球点大概走了50码,在踢点球前我想得最多的就是考利。他代表俱乐部身经百战,但当时他正站在禁区线旁合着双手祈祷,嘴里念叨着:“快点吧尼尔,靠你了!”我清楚只要我把点球罚进比赛就结束了。当我上前罚点球的时候我一点也不紧张。因为赛前走出球员通道的时候我特别留意了他们的门将尼布,他比克莱门斯还要高两三英尺。我当时就决定如果我有机会罚点球,我会踢一个地滚球,因为他倒地会比较困难。比赛中我就是这么做的,球擦着门柱滚进了球门。”

自1964年8月利物浦出征雷克雅末克(Reykjavik)开始他们首次欧洲比赛起,他们就一直在为这一时刻的到来而不断努力。而对于在安菲尔德执教最久的教练鲍伯-皮斯利来说,这是他最伟大的成就。

鲍伯-皮斯利(1974-83赛季利物浦主教练)说:“从温布利直接赶到罗马能打成这样本身就已经是个壮举了。而当我们因为一个失误而错失大好的领先局面后,我们的意志力也进一步地接受了考验。队员们对于失球的反应充分说明了他们是极其出色的职业球员。我们为国家赢得了荣誉,这也是我最成功的时刻。”

罗马的成功终于让辛苦了13年的球员,球队工作人员,同样还有球迷得到了满足。

休斯:“我记得当我走上前举起奖杯的时候,我觉得那真是一种恩典。当时我脑中想的不是我自己,也不是基冈或者是刚才一起赢得比赛的队友们。出现在我脑海中的是罗杰-亨特,伊恩-圣约翰,罗恩-伊茨,香克利以及鲁贝-本内特等人。是他们给了我们获得欧洲冠军杯的机会,给了我们这样的成就。当我伸手接过奖杯的时候,我知道这座奖杯对他们的意义要更大。”

比尔-海顿(利物浦球迷)说:“对我来说,比赛以及结果本身都不是最重要的,当然它们都非常伟大。但是球迷那股代代相传的忠实信仰更让我感动。我记得在回机场的客车上,有两个老球迷让人敬畏,他们曾在65年去了米兰并见证了利物浦在半决赛的惨败。对于他们来说,这次将是他们旅行的终点。而车上还有个大约只有十岁的小孩,对他来说,那仅仅是旅行的开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revious post 曼联对比利亚雷亚尔历史战绩?欧洲杯曼联会不会输给比利亚雷亚尔?
Next post 近6年亚冠冠军仅恒大能进世俱杯四强两负欧冠冠军虽败犹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