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故乡慕尼黑

谈及慕尼黑,人们往往给出关键词包括,啤酒、足球、猪肘和香肠。每年10月的慕尼黑啤酒节和德甲“南部之星”拜仁慕尼黑俱乐部,都为这座被誉为“南德之花”的古老城市吸引了源源不断的目光。

慕尼黑自身所拥有的,其实还有更多。这里有举世闻名的宝马公司;有令人目不暇接的艺术展览;有巴伐利亚王国遗留的往昔荣光;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居民;有口音奇特的南部德语;还有擅长滑雪的南德少年。

也许你还记得2006年德国世界杯上慕尼黑安联球场简短却充满感染力的开幕式。别忘了,她还曾是1972年第20届夏季奥运会的主办城市。

理性与激情,古典与现代,无论你想要在安静的花园里听一曲琴音,或者在人潮澎湃的安联球场挥洒荷尔蒙,慕尼黑都能带给你。

坐着红色慢速火车,从巴伐利亚第二大城市、位于州内北部的纽伦堡驶向位于州内南部的首府慕尼黑,我靠着干净透亮的列车玻璃窗,呆呆看着窗外缓缓后退的景色。目之所及都是绿色的,细细密密的绿色趴在绵延起伏的南部丘陵上,偶尔裂出一道口子,是一弯清可见底的小池塘。有时窗外掠过一排排高高的树木,有时又变成五彩的乡村居民小屋在阳光下静静地与火车上的旅人对望。如果是秋冬季节,这一路将会变成白雪的世界,有时,可能还能望见小滑雪场高高悬挂的缆车在缓缓地移动。转眼到了春日渐暖的日子,眼前已看不到雪原。但是,别急,再过一个小时,离慕尼黑越来越近的时候,你会惊奇地发现,原来,冬日之神的脚步,在这里走得要缓慢些。南德的首府倚靠在阿尔卑斯山脚下,德国第二大的滑雪场也坐落于这里。

慕尼黑的地铁便捷发达,轻轨纵横交错,在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慕尼黑中央火车站一下火车,便可搭乘地铁或者轻轨,方便地到达巴伐利亚首府的任何地方。密密麻麻的轨道交通图,铺满巨大的一面墙,似乎每一条线都想挤着穿过中央火车站那一个小小的原点,我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才把这些调皮的线路给分辨出来。

像欧洲其他有年头的大城市一样,慕尼黑的地铁开动起来便会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车厢看起来也有些陈旧,要是赶上天热,车厢内更是香水、汗液与体味齐飞。不过,地铁的质量应当还是很经得起考验的,当拜仁慕尼黑夺冠的时候,去坐一趟通往球场的6号线,你便知道了。

来到慕尼黑古老的内城区,踩在有些硌脚的石子路上,望望四周。房子不过五六层高,除了几条主街之外,遍布蜿蜒曲折的小街小巷。不经意地一个转弯,可能你就走进了拉姆、巴拉克、施魏因斯泰格等德国足球名将爱去的那家小酒馆。酒馆真的很小,需要低着头才能探进门,进了门,还得下一个高高的台阶,走进这间忙碌时期转身都怕蹭着陈列物的小地方。

老城区最易望见的,一定是有着双塔的玛丽恩教堂。看着地标双塔的方向,不一会儿就能来到这座塔楼造型辨识度极高的天主教堂之下,有人给那一对圆圆的双塔取了个可爱的名字,叫“绿色洋葱头”。玛丽恩教堂建于1488年,它不仅是慕尼黑的地标,也是慕尼黑最重要的教堂。如果不仔细探查的话,你可能不会想起这里曾遭受过战争的重创。和德国很多其他的大城市一样,慕尼黑曾是盟军猛烈轰炸的目标。玛丽恩教堂也没有幸免,于二战期间毁于轰炸,在1953年重建。整座教堂是后哥特式建筑,由墙砖砌成。“洋葱型”的塔楼则是建于1525年,由于当时文艺复兴风潮传至巴伐利亚,哥特尖顶被改为意式圆顶。推开厚重的侧门,进入教堂,这座享有累累盛名的教堂,似乎显得有些简陋、寒酸。但如果你静静走在教堂之中,厚重的木门隔绝了外面大都市的嘈杂喧嚣,看着晨光一点点从彩色的玫瑰窗中撒下斑驳光影,整齐排列的一排排德文书籍,井然有序的游客和信徒,无不带给你片刻的宁静,这不也就够了么?

兜兜转转,从教堂中推门而出,枯枝落叶衬着淡红色的教堂外墙砖,偶有乌鸦或飞掠头顶或落于枯枝停歇,伫立500多年的玛丽恩教堂似乎在静静地诉说慕尼黑饱经沧桑的故事,有荣耀、有激情、有温馨,也有艰难、伤痛和萧索。

另一个慕尼黑的必到之地便是玛丽恩广场。广场上最醒目的建筑要数新市政厅,虽然黑漆漆的斑驳墙面可能会让你不相信这是“新”市政厅,而广场侧面那座看起来簇新的建筑物实际上则是“老”市政厅。慕尼黑新市政厅的建造时间从1867年持续到1904年,分三个阶段建造完成。新市政厅的钟楼是整个慕尼黑老城区除玛丽恩教堂塔楼外最高的建筑。每天中午正点,钟楼上的小木偶人便会随着钟声的敲响,“吱吱呀呀”地旋转起舞。每当这个时候,整个广场便布满了慕名而来的游客,全都翘首注视着白色钟楼上一个个惟妙惟肖的木偶小人和它们充满意趣的舞蹈。而广场东侧的老市政厅,曾在1874年以前投入使用,其中著名的市政厅大厅建于1392年至1394年间。在1874年,市政厅迁往新址。同样的,老市政厅在二战中被损毁,于上世纪70年代重建修复。这座建筑外表虽然其貌不扬,但内部装饰却十分用心,想必不会让你失望。

玛丽恩广场和新市政厅的阳台,常常是慕尼黑人活动欢庆之地,比如,德甲豪门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庆祝冠军的仪式,便会在这里举行。那时,整个玛丽恩广场化为红色的海洋,人们挥舞着球队的旗帜,喊着“穆勒”“拉姆”等球员响亮的名字。慕尼黑是一座具有深厚体育传统的城市,这里有举世闻名的安联球场,有在建造当时领先科技的奥林匹亚公园,有德甲巨人拜仁慕尼黑,还有德国第二大的滑雪场。

赛本纳大街,一条不那么起眼的林荫路,周围的居民房安静到看不到几间商店。而这条路的51号,却是很多足球迷的朝圣地——拜仁慕尼黑的总部和训练基地所在。隔着红色的院墙和透明玻璃大门,远远就看到拜仁的标志,还有“FC BAYERN”的字样涂在灰色的墙面上。推门而入,似乎一切都很安静,左边是球迷用品商店(有很好看的纪念T恤)。大院最里面是训练基地,迎面而来的是大片的绿,如果在开放日前来,和喜欢的拜仁球星面对面也不是问题。

安联球场是拜仁慕尼黑和德乙球队慕尼黑1860共同的主场。如果是有比赛的日子,通往球场的地铁上挤满了身着红色拜仁球衣的拥趸们,不分男女、老少,爸爸牵着小女儿的手,奶奶抱着小孙子,齐齐去球场为拜仁球队呐喊助威。而在慕尼黑之外,巴伐利亚周内,每逢重大比赛的日子,在前往慕尼黑的火车上,也总能见到三五成群穿着拜仁球服的球迷们,喝着啤酒、唱着队歌,一路热热闹闹地来,兴高采烈地归。被问及为何喜欢拜仁、支持拜仁时,我的一位慕尼黑同学说:“因为生来如此,仿佛你一出生,便有这样一种血液,因为我是巴伐利亚人。”另外一位同学则说:“因为我们(拜仁)是最强的!”

其实,安联球场还有一段属于自己的神话,与拜仁球队交织,却也自成一个篇章。这里是2006年德国世界杯揭幕战打响之地,也是2011-2012赛季欧冠决赛拜仁憾负英超球队切尔西的地方。安联球场能容纳75000人,共有下、中、上三层看台,有大约200个残疾人座位,于2002年10月21日始建,2005年4月30日竣工。初见安联球场,只见简约的椭圆形外形,半透明的气垫组成球场的墙体,自然光下呈现剔透的白色,于空旷的地平线上生长而出,没有眼花缭乱的装饰和花哨的梁柱和顶棚,却于纯粹的弧度和光影中,赚得路人一声声“好美”的感叹。体育场由设计师雅克·赫尔佐格和皮埃尔·缪隆设计,外墙体由2874个气垫组成。夜幕降临,球场外墙也会亮起灯光,红色、蓝色或白色,分别代表拜仁、慕尼黑1860和德国国家队。

走进球场内部,是看不到过多装饰的水泥色灰色墙面。在观众席的后台,分布着几个可以购买食物和饮料的小商店,招牌上用可爱的字体写着“Bratwurst”(烤香肠),悬挂在后台的走廊上,仿佛在对饥肠辘辘的球迷说:“嘿,这儿有热乎新鲜的烤香肠哩!”

如果有幸在安联球场看一场拜仁德甲夺冠的比赛,你将会看到随着一声声礼炮的响起,球场边升起一只只巨型气球,每响一发礼包,球场内便响起一位拜仁球员的名字,全场球迷随之齐声喊出那位球员的姓氏。球场内夺冠庆祝仪式的最后,漫天飞舞着红白两色的彩纸碎屑,模糊了视野,宛如梦幻世界一般。身边满是欢乐的人群,人们举着1升装的啤酒杯,搂着、笑着、闹着,或者因为太高兴而拉着不认识的路人强行合影。

在安联体育场投入使用之前,拜仁慕尼黑的主场是慕尼黑奥林匹克体育场。1972年,慕尼黑举办了第20届夏季奥运会,而整个奥林匹亚公园及33个体育场馆,便是为这届奥运会而建造。奥林匹亚公园和体育场由贝尼斯和奥托设计,1968年开始施工,于1972年建成。奥林匹克体育场渔网似的屋顶由有机玻璃组成,覆盖体育场的半边,造价超1亿马克,是建成之时世界上最昂贵、最大的屋顶。体育场可同时容纳8万人,2/3的看台建在地表之下,1/3在地表之上。除了体育场,奥林匹亚公园内还包括大型水上运动湖、能容纳12000名运动员的奥运村、新闻中心和电视塔等其他奥运配套设施。公园设计之初,便充分考虑了对地形的运用,使得体型庞大的体育馆藏于地下或小山谷之间,变得轻灵。

现在,奥林匹亚公园在完成自己奥运会的历史使命之后,已然成功转型为市民喜爱的文娱场所,拥有大片的绿地,清澈的湖水蜿蜒其间,小径穿行于林荫之中。晴天之时,在绿草坪上摆开烧烤炉,来一场美味的德式夏日烧烤非常惬意。在公园还可见到宝马公司的大楼和高耸的奥林匹克电视塔。后者是慕尼黑最高的建筑物,高达290米,其上设有观光平台和旋转餐厅,从此俯瞰,奥林匹亚公园便如绿色的小盆景一般,让人赞叹不已。如果想鸟瞰整个慕尼黑市,这儿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红色屋顶连绵不绝的老城区、玛丽恩教堂的“洋葱头”,皆可尽收眼底。

你是否还记得2014年足球世界杯德国队夺冠之后,球星托马斯·穆勒那几句难倒翻译的答记者问?那些听着像德语、却又听不懂的“奇怪”语言便是德国南部的巴伐利亚方言。而Mia san mia也许是非巴伐利亚人最熟悉的一句南德方言了吧。这一句的意思是:“我们即是我们”,充满了巴伐利亚式的自豪。巴伐利亚是德国土地面积最大的联邦州,经济最发达的地方之一,浓郁的民族特色,强大的体育传统,都令巴伐利亚人的民族自豪有理有据。

慕尼黑最著名的美食大概要算大猪肘子。位于老城区中心的皇家啤酒屋,是游客不得不去的地方。巨大的屋顶,长排的连桌,穿着民族服装皮裤和Dirndl连衣裙的男女服务员穿梭于熙熙攘攘的食客之间,一副巴伐利亚农民打扮的几位大叔在一边的舞台上吹拉弹唱。你大概要惊叹于那位身着粉绿色Dirndl的金发德国女郎,到底是如何做到用一只手臂上摆着8杯1升装啤酒,还能步履轻盈、一滴不洒的。除了猪肘和黑啤,白香肠也是慕尼黑不可不提的美食。我的一位慕尼黑同学自从做了素食主义者之后,唯一想念流口水的肉类便是那白香肠了。当地还有一个很有趣的传统,慕尼黑人顽固地认为,白香肠只能午餐之前食用。啤酒、白香肠、撒着大粗盐粒儿的八字面包,就是一顿很棒的南德早餐。

每年10月,慕尼黑人都会举办一年一度的“十月节”,俗称“啤酒节”,连市长也将参与到这一年一度的盛会中去。届时,市内将搭起几座大型帐篷,里面都是长桌,供欢快的市民和游客畅饮、欢闹、观看乐队演出。据说,每年都有人喝得过于忘我,而从高处摔下来或者出点其他的小事故。啤酒节的时候,你也能看到市民们穿起巴伐利亚的民族服装,Dirndl女式连衣裙让德国女郎身材更显凹凸有致,修身的皮质短裤、背带裤则把德国帅哥们的大长腿衬托得更加挺拔性感。

到了飘散着雪花的冬天,慕尼黑还会迎来另一场盛会——遍布于全城大大小小的圣诞市场。人们冒着寒冷,在圣诞市场买一杯圣诞甜酒,就着香料、听着圣诞爵士乐喝下去,顿时暖身又暖心。这个时候,或许你会更加懂得穆勒的那句话“我们即是我们”的个中深意吧!

第20届奥运会于1972年8月26日-9月11日在德国慕尼黑举行,共有121个国家和地区的7134名运动员,在21个大项的195个小项中进行角逐。本届奥运会有诸多可圈可点之处,许多高科技被应用于比赛成绩的判定之中,奥运会从此告别了皮尺和跑表计量成绩的年代。高科技也被运用于场馆的建设,比如主体育场的地下铺设了供暖系统。慕尼黑奥运会还是第一届为各个体育项目设计象形符号的奥运会,并且第一次出现了奥运吉祥物——一只名字叫瓦尔迪的德国猎犬。

在赛事方面,美国游泳选手马克·施皮茨表现抢眼,在100米、200米自由泳,100米、200米蝶泳和三个接力赛中均打破世界纪录,拿下7枚金牌、打破7个世界纪录的战绩令世人惊叹。联邦德国的45岁马术运动员林森霍夫在男女混合项目盛装舞步个人赛中,成为首位获得该项目奥运金牌的女选手。16岁的联邦德国跳高运动员乌尔里克·迈法特是第一个采用背越式跳高技术的女选手,也是当时奥运会历史上最年轻的个人项目金牌获得者。12年之后她又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获得一枚金牌,成为当时年纪最大的跳高奥运冠军。(王元姬 文/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Previous post 88分钟绝杀1-0中国队狂飙3连胜4点球献礼成耀东亚洲3强倒下
Next post 电台介绍-西部之声